第一四零章 不完美的结局(致歉)

“主公,为何不召唤柳儿呢?”
在最为难的时候,我听到的,竟然是柳儿的声音,我刚才都已经近乎绝望了,原以为我自打上一次在镇灵界召唤出柳儿之后,就再也不可能办到了,可是现在,柳儿的声音,却突然响起来。
“柳儿?”
我很吃惊,又恨惊喜,不禁叫出了声。
也就在这时候,我只觉得自个儿的胸口一阵火热,烫的我都有些受不住了,一道微弱的金色光芒忽然从我的胸口浮现。
而后,是一道柔和的微风从我的身边一扫而过。
“柳儿?”
我只看见那时候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直接打在了身边的尸体上,顿时,那百尸阵当即溃散。
柳儿,如春风中翩翩起舞的少女一般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我看着柳儿,就好像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样,那时候的感觉,根本就没办法用言语去形容。
不仅仅我自个儿惊呆了,就连土墩儿,胡雪,还有胡汉金,以及守墓人,都被惊呆了。
土墩儿看着柳儿的出现,完全呆住了,那张大的嘴巴,充满了疑惑。
唯有那守墓人,脸色当即一变。
“什……什么……竟然……竟然是守灵一族?”
守墓人是流云阁的人,自然清楚守灵一族是怎么回事,柳儿的出现,让战局在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。
那百尸阵在柳儿的手中,根本就不堪一击,随手一打,就是一具尸体的翻飞而出,仅仅半分钟的时间,百尸阵,彻底的溃散了,无数的尸体,散落在地面上。
“主公,柳儿护驾来迟,望恕罪!”
我不知道柳儿究竟是什么来头,不过听她说话的口气,总觉不是现代人的感觉。
我苦涩的笑了笑,随即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守墓人还有胡汉金。
守墓人见势不妙,拔腿就要逃,我只是瞥了一眼,柳儿就已经心领神会,手一伸,竟有一道火鞭从柳儿的手中伸出。
那火鞭直接缠住了守墓人的脚踝,将守墓人给困住了。
胡汉金已经吓得面目全非了,本来就一脸的疤痕的他,加上一脸的惊恐,更加觉得有些丑陋。
“胡汉金,给土墩儿解蛊!”
这是我首先要做的事情,土墩儿身上的催命蛊不解,我一刻也不可能安宁下来。
胡汉金吓得浑身一愣,他显然也清楚这守灵一族是怎么回事,身子微微一颤,吓得只差没当场尿裤子了。
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,一双眼睛看着我,满眼都是祈求的神色。
“土墩儿,过来!”
我招呼了一声,土墩儿赶忙跑过来,到了胡汉金的面前,就见胡汉金用自个儿的手指在土墩儿的额头上画了点什么东西,而后,又将一颗药丸给土墩儿服下了。
“小……小先生,您兄弟的蛊已经解了,您……”
我当然知道,柳儿的出现,彻底打乱了胡汉金的计划,现在,胡汉金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嚣张,转而,心里应该只想着如何保命了吧!
只是,胡汉金的命,留不得,留下了胡汉金的命,胡雪就危险了,现在胡家老爷子的骨灰已经下葬,那阴穴的作用已经产生,就算现在将骨灰给取出来,依旧改变不了任何东西。
要保住胡雪的命,唯有胡汉金死了。
但是,胡家的事情我本就不愿意掺合,事已至此,要我动手杀了胡汉金我还是做不到。
我将胡雪也叫了过来,先用合阴法将胡雪身上的鬼祟给驱除干净了,而后将整件事情的始末,都给胡雪交代了一遍。
胡家自家的事情,还是交由胡家自己解决。
见我没有杀意,那胡汉金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我的目标,不是胡汉金,这个守墓人作为流云阁的人,误打误撞的闯进来,自然而然的,我要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。
我与流云阁之间,本来没有任何瓜葛,可是因为一个养尸人的出现,因为一枚子戒,我与流云阁的梁子已经彻底的结下来了。
我走过去,那守墓人现在看见我,害怕极了,想必是因为柳儿的缘故吧。
“主公,此人奸诈得很,要如何处置?”
柳儿的身上,还裹着一层火苗子,她看着我,轻声问道。
“好汉饶命,好汉不要杀我……”
守墓人,是害怕到了极点,一个劲儿的跪地磕头求饶。
“俺的手,没有血腥,俺只要你帮俺带句话!”
我蹲下来,看着坐在地上的守墓人,说道。
“请说!”
守墓人听我这么一说,脸色当即就缓解了不少,赶忙问道。
“去给你们流云阁的人带句话,总有一天,俺刘三儿会荡平了流云阁!”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生出这样的想法,当我说出口的时候,自个儿都有些不敢相信,我现在是在明确的跟流云阁宣战。
说出口的话,想要收回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。不过,事已至此,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,迟早要跟流云阁将所有的账都清算干净,早一天,晚一天,还不都是一样的么?
当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,我随口的一句话,究竟惹了多大的麻烦。
事后回想起来,还觉得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不过这事儿,在误打误撞中,算是圆满的解决了,至于胡汉金的下场,后来我听说,那天晚上之后,胡汉金就失踪了。
而胡雪,成为了胡家唯一幸存的人。
土墩儿的催命蛊,被胡汉金给解了,也算是了了我心里的疙瘩,那天的事儿过了之后,我就带着土墩儿离开了三江市,回到了我们自个儿的村子。
回去之后才晓得,土墩儿那一百万根本就没到手,到手的,不过是当时土墩儿自个儿留下来的那点钱罢了,其余的,胡汉金按照土墩儿的吩咐打进老家的账户的,可是胡汉金还是耍了个心眼儿,那钱根本就没打过来。
当然了,钱没有拿到,我心里更加舒坦,只是土墩儿看起来就有些不高兴了,三天两头的在我面前抱怨。
为了这事儿,我也没少跟土墩儿拌嘴。
日子,自打我们回去的那天开始,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村里的平静,让我渐渐的厌倦了三江市的尔虞我诈,甚至,我都不想再回到那个是非之地了。
但是我心里明白得很,总有一天,我还是会回去的。
每天去帮我妈忙完了家里的活儿以后,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屋子后面的小山包上,看着整个村里的景象,吹着凉风。
那种写意,是在三江市永远也无法感受到的。
平静,安详!
安稳的日子,总是在不经意间,就悄悄的流逝,我总是一个人坐在山坡上,回忆着在三江市那些日子的境遇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卷进这样的纷争之中,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这种事儿非要在我的身上发生。
什么守灵一族,什么流云阁,什么镇灵界。
这一切,原本与我都没有任何关系才对。我想要忘却这样的日子,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。
可是,事与愿违,就在我回去了十天以后,该发生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。
一清早,我如往常一样,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帮我妈去村口的水井里面挑水,我们村儿是没有自来水的,吃的水,都要去村口的老槐树下的一口水井里面挑回去。
我担着两桶水,吃力的往回走。
“铛铛……铛铛……”
一阵钟声,在我的耳边突然响起来。在村里,有一座古老的钟楼,一般来说,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的话,是不会有人去钟楼敲钟的。
钟声响起,就代表这个平和的村儿里,出事儿了!
我急急忙忙的将两桶水送回了家中,却发现,我妈已经不在了。
门口,熙熙攘攘的有几个人往钟楼的方向赶过去,我也着急麻黄的就去了。
去了之后,这才发现,在钟楼的下面,已经围满了不少人,而最为醒目的,就是钟楼的门口的一块门板上,盖着一具尸体。
“土……土墩儿……”
土墩儿的死,非常离奇,没有任何征兆的。
我听大舅说,土墩儿一直都跟正常人一样,昨晚上也很早就上-床睡觉了,可是今儿一早,却有人发现,土墩儿吊死在了钟楼里。
这一切,格外的诡异,一切就好像被人设计好的一样,安稳的生活,被彻底的打破,因为土墩儿的死,新一轮的考验,又将会接踵而来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这里,萝卜要跟各位说一声对不起了,天棺鬼印从发书到现在,已经经历了三个多月的时间,萝卜对于天棺,也是倾尽了所有的心血。
本以为这本书能够稍微有点气色的,可是,萝卜错了,上架之前的数据,让萝卜看到了希望,可是上架之后,每天十几二十块钱的销售,对于全职写作的萝卜来说,确实有些难以维持生计。
第一部分,到这里,已经拉上了帷幕,我知道,看到这里,不少人要开始骂萝卜了,毕竟故事还没有全部讲完,就匆匆结尾了。
不过,第一部分的内容,确实就只到这里了,萝卜现在要先想办法解决了生计问题,在那之后,才能够继续第二部分,第三部分,第四部分的写作。
萝卜先给一直追着天棺的几位朋友鞠个躬,萝卜让大家失望了!
上一个月,总共销售额只有六百块,跟网站分成之后,到萝卜手上的,只剩下四百多,四百多块钱,一个月的生活都很成问题。
萝卜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,再加上最近身体也有些吃不消,所以,这本天棺目前到这里只能先跟大家说一声再见了。
上架前,与上架后给萝卜的感觉,完全就是两极一样,上架前,极端的好,各种霸榜,可是上架后,萝卜这本倾尽所有的书,却成为了萝卜最扑街的一本。
还是道歉,不断的道歉,希望大家稍微体谅一下,第一部分的完结,并不代表这本书就此没有了,总有一天,萝卜会把天棺全部更完的,这是萝卜对大家的承诺!
如果还有想要知道萝卜新书情况的,可以加一下群,萝卜已经做好了被各种骂的准备了,对不起大家!!!
第一四零章 不完美的结局(致歉)

下载APP 免费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