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5 青铜龙戒【文末附上阶段性完本感言】

林暮直接被我开口龙吟声给吓得不知所以,归根结底,她也是现代世界里的一个姑娘,对于龙这种生灵,任何人都用天然的敬畏,那是一种源于血脉里的威压,那是上位生灵对下等生灵自然而然的威慑,林暮会害怕,这很正常,说实话,连发出这种声音的我自己都有点吃不消了。
在我仔细感知之下,才发现这声音并不是由我自己的声带振动而发出来的,而是我之前从袁天罡身上撕下的那片龙鳞,是由它发出来的。
而且也在这一瞬间,让我感受到了一丝诗诗的感觉,像是这世间关于诗诗的一切碎片都涌进了这片龙鳞里了一样。
在我想通了这一个关键之后,果然,在我将龙鳞拿出身体的时候,我就能正常发声了,而那龙吟声也消失不再了。
我辞别了林暮,马上回到了青铜巨龙的身前,我将这片饱含着诗诗残识碎片的龙鳞轻轻贴在了青铜巨龙的身上。
现在的我,完全就是本着一副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态势,我也不清楚,把诗诗放到这里之后,她会有什么变化,可现在这青铜巨龙,是我能为诗诗所做的一切了,就连我如今这个境界,我也看不透这尊青铜巨龙的深浅,我相信,诗诗被我放在这里,会是一种很正确的选择。
迟早有一天,蕴藏在这片龙鳞里的,诗诗的神识碎片一定会缓慢重组,那个诗诗的时候,才有一丝复活的可能。
接下来,我就陪着这片龙鳞,不眠不休的等在这片封闭的空间里,在这地下世界里,没有日月沉浮,我虽然可以有别的手段来感知时间的流逝,可我却屏蔽了这一切,我不愿让诗诗多离开我哪怕是一分,哪怕是一秒。
所以一切的时间变化,对我来说都太过让我心碎,那是一连串的伤心汇成的数字,让我心忧。
最后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之后,我独自离去了,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反反复复的论证,最终得出了一个无比稳妥的结论,那就是诗诗被我放在这里,的确一切都在像好的方向在发展,那片龙鳞,越来越让我感觉到,属于诗诗的神魂,正在苏醒,正在重组!
天色凄惶,最终无处可去的我,还是回到了南京,我深知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典故,所以我的第一站就回到了我在南京的家。
母亲忙前忙后地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,二乔和陈梦安然她们也都来了,吃这一餐团圆饭。
大家团坐下去之后,我就总觉得诗诗在我的身后,所以吃饭的过程中,我时不时就转过头去,惹得众人一阵好奇。
还是大乔最为聪颖心细,她注意到了我的神色不复往昔的那种活气,所以很是隐忧,而且她还注意到了一个更为隐蔽的细节。
“诗诗怎么没跟你一块回国?”她饭后轻声问道。
“她想在那边散散心,还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!”我当然不忍心告诉她们关于诗诗的真相,可大乔毕竟真的是太过注重细节了,她下一句话,让我怎么也不好圆过去了。
“我从小就跟诗诗相识了,她从小到大都带着那枚扳指,现在她人没回得来,怎么扳指上了你的手上?”
大乔话音落了好久,反射弧极长的小乔才反应过来,说道:
“对呀,诗诗姐就是洗澡都不会摘下这枚扳指的,现在怎么...”
我竭力佯装着笑意,微笑道:“定情信物,行不行啊!”
我知道这个借口很是蹩脚,可在眼下这么个时候,我再也想不出比这个还好的答案了。
这之后,我独自上了天台,乖巧的卿伊随着我也上来了,我知道我能瞒过所有人,可我却瞒不过她,毕竟她曾经是武顺,是我体内的唯一一道尸魂,我心中所想,她都会知道。
“主人,她...真的没有复生的希望了么?”卿伊的声音很轻,可我听起来却如一击击重鼓敲在了我的心头,这样我无比难受。
“对不起,主人,是我不该多嘴的。”
卿伊很是自责的低下了头,连大气都不敢喘了。
“不怪你,怪就怪我,没有能力,诗诗的三魂七魄,我连一丝一毫都没有挽救得了。”
这个时候,卿伊突然看似十分不着调的问了一句这样的话:
“主人,你现在是人是鬼啊?”
我不解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卿伊嘟着嘴道:“如果是人的话,该有三尸在体才对,可现在的你,三尸虽然在体,可却脱离了世间的规则,我觉得,这三尸必定不是主人你自己的,那种只有一种可能了,那就是这枚扳指了,锁住了诗诗的三尸,这么多年以来,诗诗之所以能跟人无异,就是因为这扳指的存在,导致她虽然是魂体生出了肉身,可依旧有三尸在体内,依旧看似更像个人,而不像是个厉鬼!”
卿伊的话,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,我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这枚扳指,的确,这一切,都跟卿伊所说的相吻合,我现在的确有三尸在体,可这三尸却是诗诗的,并不是我自己的!
至于我自己的那三尸,却早就死在了幻境空间里。
看来这一世的我,阴差阳错,还是有可能救回诗诗的,虽然三尸对于复活一个人的作用来说,并不如三魂七魄那般重要,可这毕竟是一段独属于诗诗的印记。
如果说三魂七魄是万丈高楼上的砖砖瓦瓦的话,那三尸,就是这些砖瓦砖瓦的地基,没有三尸,就没有完整的诗诗!
我一念起,风雷随动,再下一个瞬间,我就回到了洛河之底。
我把带着扳指的这只手,轻轻扣在青铜巨龙的身上,玄异的一幕发生了。
原本安安静静匍匐在这一方世界的青铜巨龙,突然像是有了生命一般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,扳指里属于诗诗的三尸,已经慢慢流进了青铜巨龙的体内。
再下一瞬间,我竟然看到这尊硕大的青铜巨龙,离地而起,那长也不知道几千丈的身子,缓缓摇动了起来!
这一幕太过壮观,致使我一身的热血都随之沸腾了,也正是在这一瞬间,属于诗诗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厚。
青铜巨龙的规模突然缓缓缩小,一点一点的,像是退化一般的,由数千丈长的庞然大物,缓缓变成了数百丈大小的身躯。
虽然缩小成了原来的十分之一,可还是看不出来什么实质的变化,因为这巨龙自始至终都是盘旋的,即便缩写了这么多,可实际看起来,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我摇晃着扳指,轻声问道,能不能再小点?
果不其然,这巨龙里的诗诗好像复苏了一般,她那三尸流进了巨龙身躯之后,横生的这种变化,着实令我吃惊不已。
现在的巨龙,又很是听话的,再度缩小了一圈身子。
直到最后,一点一点的,巨龙变回了原来的数万分支一大小,最终只变成了一个小手指头粗细的环形巨龙,这就跟个小戒指一样,被我带在了手上。
现在的我,左手之上,突然地多出了一枚硕大的扳指,一枚精美的龙戒,我一握拳,扳指就会跟龙戒相碰,这一瞬间,原本已经融进了龙戒里的诗诗的三尸,就会游弋回扳指的世界里,再下一次两者相交之后,扳指里的三尸,又会进到龙戒里。
一圈,一圈,周而复始,生生不息,每每这么流转一次,属于诗诗的气息,就越是浓厚一分,我相信,加以时日,诗诗一定能因此而复苏!
(说一些心里话——
现在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间,正是八月二十五号的晚上十点十分,我已经到了学校,我不想辜负老师的期望,这本故事真的到了要完结的时候了,我早就答应了导师,开学回来,我会认认真真的学习,不让他失望。
因为这本书,我这个暑假失去了太多的东西,在家两个月,实则跟父母相处的时间,加一块,可能连半个月都不到,一有时间,我就把自己锁到房间里,为大家呈现最新的故事。
我不想千篇一律的抄-袭,这本书里的情节,追正版更新的人都知道,水分很少,而且故事真的是唯此一家,不可能再有这么紧凑的365的体育和扑克钱共用吗_365体育投注走地盘_365体育在线备用 28365小说了。
我这本书的定位,灵异的成分很少,很大的一部分是365的体育和扑克钱共用吗_365体育投注走地盘_365体育在线备用 28365,是推理,是萦绕在戏命师一脉的千古秘辛,这条路,走到现在,才不过走到了魔界而已,后面还有很多十分惊艳的生灵,还没能来得及出场。
不得不说,这本书扑街了,扑得很惨,从八月八号我就在等渠道,等了二十天,等到二十八号那天的下午,我要上讲台答辩了,可能属于我的渠道还是没来。
在这个新的环境里,我不想做那个特立独行的人,我想融入这个集体,大家都是本本分分的学生,不应该存在我这么一个异类。
我这本书的收入实在太过微薄,盗版猖獗是一方面,更大的一方面,是宣传不得当,我这两个的辛苦耕耘,还不如罗尘大神一天的稿费多,所以说,我也不知道,坚持了这么久,到底值不值得。
我知道,当我把所有的故事都写出来的时候,等字数够多的时候,我也有可能会杀进凌云的订阅榜,可我这两天的更新大家也看出来了,很水,全是赶时间的结果,我没有时间写了。
倒不是说我挤不出码字的时间了,可我宁愿把挤出来的时间,用在看一会儿反应机理上,也不愿在写这本书了。
付出得不到回报的感觉,太过悲戚。
我知道写手想要成神,就必须要耐得住寂寞。
我现在连耐寂寞的时间都没有了,我的未来并不是一片坦途,我没办法把我的一切都拿在这上面来赌,可能我真的不是写365的体育和扑克钱共用吗_365体育投注走地盘_365体育在线备用 28365灵异的料吧,也可能是我所托...
不说了,说多了,没什么意义,这些心里话,不是免费字数,是收费的!
就要完本了,让我任性一把吧。
我想说的是,这本完本并不是终点,周末有时间的话,我会续写番外。
115 青铜龙戒【文末附上阶段性完本感言】

下载APP 免费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