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087章 体内的声音】

看之前二爷对男子的反应,可见这两人此前定然是素未蒙面的,可这男人似乎有过某段经历,让见多识广的二爷略有耳闻。
虽然我并不清楚二爷跟着男人之间的对话,不过从里头,我能听出这跟我长得相似的男人似乎跟老五门颇有渊源。
僵持了很久,那男人才咳嗽三声,望着天。
就在大家以为他要动手的时候,男人只是淡然的笑了笑,呢喃道:
曾经的我,也如此执着过,可是一切都是奈何。
男人的眼里泛着一丝忧愁,让我霎时间觉得,似乎这男人很有故事。
“闲话不多说了,东西还给我吧。”沉思了许久,那男人才进入正题,看我们的眼神从淡然变得严峻。
“东西,我们断然不能换给你。”二爷画风一转,面色凝重了不少,一脸警惕的看着男人,说:我知道你是前辈,也知道你的过去也曾经可谓一代枭雄,虽然我们不属于同一个时代,可规矩亘古不变,东西我们是不会轻易交出来的。
男人冷笑三声,从树梢上一跃而下,接触地面的时候,那层黑气淡淡散开。
“伸手不打笑脸人,如果可以,我希望你不要记恨我。”说话的时候,男人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我有些疑惑,这男人虽然看上去给人一种霸气的感觉,所有人包括二爷都有所忌惮,可这人一言一行,似乎都在展示给我看,让我感觉这人无所不能,却又不显山露水。
“如果你恨我也没有关系,不久的将来你会明白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冥冥之中本应该注定的。”男人看了我一眼,淡淡的笑道。
我们一伙人被那男人一步步逼退,那人每走一步,都能感觉周围的风猛烈一些,就好像一块冰渐渐靠近,冷得刺骨!
“小胖子,一会儿注意,瞄准咯。”二爷看了眼男人,低声呢喃。
胖子心领神会,点了点头。
百事通躲在我身后,怀里还抱着猢狲铜首,十分紧张。
“你,别过来!”
看着男人慢慢走近,我头似乎有些疼,也不知道是怎么的,就感觉脑子里嗡嗡的响起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脑子里窜出来。
我疼痛难忍,梓玉连忙扶着我。
“你,有感觉了么?”男人看着我,面露微笑。
我盯着男人的脸,有种莫名的恐慌,也不知道是他白皙的脸让我太过于熟悉,以至于有一刻我曾经认为那就是我,我瞪大了眼睛,耳畔的声音越来越大,就好似耳膜要被撑破了。
“你,到底是谁?”我捂着头,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。
男人笑道:只要你将铜首还给我,不久的将来,答案自然会揭晓。
“不,不可能,你先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!”
我已经有点忍不住了,这种感觉像是快要窒息,二爷跟胖子想靠近我,却被我直接推开,滚在地上不停的翻腾着,就在眯眼的瞬间,我感觉眼前闪现出一个画面。
是海,是无尽的大海。
曾有一个人,背身站在沙滩上,眺望一望无际的大海,在海平线上,泛起一丝黄晕,是夕阳西下了。
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,不过可以感受到,那个人很惆怅,像是迟暮的老人一般,缅怀这这一切,好似有一种胸怀,能纳百川。
试着想要靠近他,可当我脚踩砂石之时,就感觉双腿使不上劲,脚下的沙滩就如一个淤泥沼泽,让我无法前行,甚至还讲我慢慢的往地面下拖。
这种感觉,无奈,彷徨。
就在沙流没到我头颅的时候,远处的大海似乎不再平静,在海岸线的位置,开始荡起涟漪,那股波浪越演越烈,最后在海里形成一个极大的漩涡。
天,变了。
随着漩涡的荡漾,天空骤然变化,原本还是火烧云的天空,顿时乌云密布,方圆天空之上的乌云猛地往海平面聚拢。
雷鸣夹杂着闪电,乌云边上一条条白芒如蛟龙入海,在天空之上,随着轰隆一声雷鸣,一道道雷电直劈海里,激起层层浪花。
海里,似乎有这看不见的东西,随着这真真雷鸣,就要破水而出!
我还想看是什么情况,就见沙子没过我的眼睛,再也看不见东西,而那种窒息的感觉,随着身体渐渐下沉,我感觉呼吸越来越难受。
等眼前一黑,我眼前一转,又回到了原地。
我眯着眼抬头,就见这男人微笑的站在我身前,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不过此时的他,看上去是那么的妖异。
“你看到的,不过是当年所发生的部分而已,你残留的记忆,终会有一天让你想起,那些曾经属于你,属于我,属于我们的时光。”
男人不再看着我,而是将目光对准了二爷。
刚才因为我,胖子一伙人已经准备好了,等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胖子喷喷喷三声枪声想起,庞飞跟柳青也丝毫不怠慢,拿起铁桶将里头的血液猛地往男人身上泼。
方才没注意,梓玉也偷偷绕到了身后,手里握着匕首伺机而动。
我心悬着,一方面想着要制服这男人,可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男人受伤。
因为这男人跟我实在太过于相似,另一方面来说,就刚才疼痛时所看见的一幕,我隐隐觉得,这男人并不简单,很有可能在从前的某个时间段,他还真的见过我。
或者说,跟我有说不清的关系。
从前我可能不会这么想,可是经历过西北之行,在经历过时光沙漏之后,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。
很有可能在某个时间段里,这个男人真就跟我有着联系。
不过我还是多虑了,那男人并不像二爷所言,没有了铜首的邪力就失去了力量,可子弹飞出,即便是没有了瞬间消失的能力,可这男人依旧轻巧的躲过了攻击。
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三下连蹦,直接窜到了庞飞的身旁。
当然,这速度是可望而不可即的,因为实在是太快了!
庞飞都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就见男人一脚踢中铁桶,转身对着庞飞一拳直接打飞,结果等再一跃,跳到了柳青的身后,一手拎着柳青手里的铁桶,反手一扣,直接将一桶血扣在了柳青的头上。
二者一切,仅仅用了几秒钟。
没有了铜首的力量,这男人似乎也根本不受影响,因为他自己,本身就是一个武器!
人都被男人轻易的搞定之后,本以为会对二爷动手,可就在此时,男人似乎察觉了什么,突然停下来身子转身看着我。
咳咳……
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,我耳畔响起了一阵咳嗽声。
我猛地抬头,可无论我怎么看,周围除了我们几个就没有别人,再看二爷,他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。
咳咳……
又是两声沧桑的咳嗽声,这回我听得没错,这声音,似乎是从我身旁传来的。
我疑惑的往四周看,却根本没发现异样。
“我说的没错,绝对不会认错人的……”
男人看着我,方才的杀气,顿时温和了不少。
看了我许久,才发现这男人一直盯着我脑袋上的方向看。
片刻之后,男人冷笑两声,像是沉思了许久,才说:若真是你,也就罢了。
说完这句话,男人似乎放弃了反抗,背着手缓缓往身后走,周围的黑气慢慢散开,周围的温度也回暖了不少。
“您先别走!”二爷见男人要走,立马叫住了。
“刚才您说的话,老头子我信了,不过您能告诉我,四十年前,渤海之滨,你们是否参与了。”二爷的眼神有些动容,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。
梓玉搀扶着我从地上起来,我摸着发沉的脑袋,十分难受。
男人不回头,冷笑道:既然你刚才看到了,也相信了我的话,那你应该知道,我们所做的,绝对是不会损害五门的利益。
话语间男人身上黑气涌出,形成一个小型的黑色旋风,等黑气散尽之后,人也消失了。
我们一行人见男人走了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可我注意到二爷的眼神,看我的时候,似乎有些不一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