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149.结局

华日集团的案子已经完结,我拿到了2500万的报酬,老马至今还被我蒙在鼓里,而丁俊和高进还在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呢。
我本想拿着这笔钱替老杨运作一下,搞一个保外就医的由头保他出来。但是还没等我来得及找人,监狱就传来了他病逝的消息。
他还是死在了监狱里,一世英名葬送在那里。
李晓在知道消息后的第二天,从小区的高楼上纵身跳下,跟着老杨的脚步一起去了。我没看到事故现场,但是据人们说她的鲜血流了一地,临死前嘴里还在念叨着老杨的名字。
葬礼是我和魏纬主持的。
到场的没几个人,都是我们这些做律师的老同学,至于他的同事们,没有一个人赶来,毕竟他是得罪吴老板的人,谁都怕跟他扯上关系。
我花了五十万给他和李晓买了全上海最好的墓地,让他们在高山上看着他们曾经钟爱的上海,也让老杨看着这人间的冷暖。
全国各地赶来的老同学知道了老杨的遭遇,一个个都咬牙切齿,誓要为老杨翻案。这事由我和魏纬牵头,我们组成了强大的律师团,集结手中所有能用的资源,终于将吴文全查了个底朝天。
……
那是我们准备上京城起诉吴文全的最后一天,我带着自己的账本和录音笔,来到了苏黎的住处,一直等到深夜,才看见她疲倦的身影回来。
她看见我的时候很惊讶。
“你怎么来了?”她说。
我站在门口,说你的房东没赶你么?
她点点头,说确实是赶我了,是你的意思吧?不过他这人认钱,我多给了几个月房租,他就放弃了啊~
“能让我进去么?”
她笑了笑,说当然可以,然后给我开了门,请我进去。
房间依旧干净,充满了女人的香味。她毫不顾忌的在我面前拿着睡衣进了卫生间换上了,然后给我泡了杯茶。
“过得好吗?这阵子?”我端着茶杯,语气淡淡地问道。
她面带笑容,平静地回道:“还不错。你呢?看你的气色,有点不太好……”
“你知道杨树这个人么?”我忽然问道。
她点头,说知道,就是那个被判了三年,前几天在监狱病逝的副院长嘛,怎么?你认识他?
“他是我同学,是被冤枉的!”我紧紧地捏着茶杯,目光恍惚的说道。
“这……”苏黎似乎对其中的实情一点也不了解,所以表情很意外,后来她问:“媒体并没有怎么报道这事,我也就没有太关注,对不起,我……”
“我需要帮助!”我说。
“我能帮你什么?”
“利用你的影响力,还原事件的真相!我们这些老同学组成了律师团,明天就要去京城上诉,为老杨翻案,这一次就算他吴文全官再大,我也把他给拉下来!”我的情绪有点激动,这些天我早就想清楚了,这是我欠李晓的,生前我没能做什么,等他们死后我所能做的便是为老杨翻案。
这些日子我老是会梦见老杨,梦见我们上学时候的时光,梦见我们为所谓的真理激烈争吵的时候。我想清楚了,将我所有的犯罪证据交给苏黎,由她的手将真相告白在天下,还这世间一个公道,还杨树李晓一个公道。
我特地回了一趟家,留了张一千万的卡给了母亲,让她代为保管,走的时候,她一直给我送到小区门口,看着她枯黄的面容,我的心里充满了不舍。
“你……”苏黎动了动嘴唇,欲言又止。
我打开手提包,拿出了账本和录音笔,递到她的手上:“这本来是我用来保命的手段,现在我将这东西给你,如果你在报道的时候谁敢威胁你,你就随便找上面的任何一个人,他们为了自己自然会保你没事。当然,等我从北京回来,你也可以把这东西交给公安,你不是一直想做一个正义的记者么?这些料足以你重回记者界,我现在成全你的梦想!”
她拿着东西,手不停地颤抖,皱着眉头看着我,半晌没说话。
“我……我不要这些东西,你,你拿回去吧!我就当没看见!”她想了好久,将东西又塞回到了我的包里,说道。
“为什么不要?这些东西不是你梦寐以求的么?”我说。
“不要就是不要,没有那么多为什么!你放心,杨院长的事我会尽心,你将资料给我,我最近做了个微信公众平台,有些粉丝,发出去应该会引起不错的反响,这世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!只要杨院长确实是个好官,我一定帮助他平反!”
“谢谢!”我站起来,朝她鞠了一躬。
她也站起来扶起了我,直起腰时,我们的眼神刚好在空气中碰上了,我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.摸她的脸庞,但是到了她的脸边,却迟迟没有碰她。
我本想将手拿开,但是苏黎却主动地抓住了我的手,放在了自己的脸上,她抬头看着我:“我……我和高钰分手了。这些日子,我一直在等你来找我。”
这话里的意思我听得清清楚楚,她这是在向我表白了。我很开心的笑了,将她搂紧怀里,紧紧的抱住了。
“苏黎,我爱你!可是我却不能和你在一起了,我不配。这些年我做了太多违背良心的事情,终日活在罪恶里,我经常会做噩梦,梦见警察拿着明晃晃的手铐来抓我,这种日子我受够了,等为老杨平反之后,我就去自首。”
苏黎却紧紧的搂着我,在我耳边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坏人,后来渐渐接触了我才知道,你只不过是被生活逼迫成这个样子的,我不能容忍你的犯罪行为,但如果你去自首,我愿意等你,无论判多少年,我都等你,因为我爱你!
我身子一振,心里满是感动。
她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,让我含在嘴里。我用力的吻着她,将自己的爱意全部融在这吻里。
那晚我们做.爱了,她是第一次,我说我要去买安全套,她全紧紧地拉住我,说我的第一次,不想被任何东西阻隔,我要感受最真实的你进来。
她一直坚持,我就没有出门,挺直腰杆,用力插.入,痛的她咬着嘴唇,闷声痛呼,我缓缓推送,她抓着我的手臂,死死忍着剧痛,生疏地迎合着我的攻击。
我们做了很多次,直到我筋疲力尽才停止。她抱着我昏沉的睡去,我却没有睡着,一直抱着她,睁着眼睛看着黑暗,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……
第二天一早,苏黎还在熟睡里,我却已经离开了。
上政大10届法律系一班毕业生一共32人,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聚齐,由我和老魏这个曾经的学习委员牵头,为死去的班长杨树,状告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文全收受贿赂,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他作保护伞,残害忠良等数十项罪名。
苏黎利用自己的微博,微信等权威平台,贴出一片文章《这世间的公道有多重!——致杨院长》一文,在网络上一石激起千层浪,引起网民极大的关注,转发量高达500多万。
律师团的动作和苏黎的报道形成了连锁效应,终于引起了高层的注意,中纪委立刻派遣工作组入驻上海,吴文全暂停一切职务,接受调查。
经过各方的不懈努力,吴文全最被撤除院长职务,判.处有期徒刑20年!
消息传来的第二天,我拿着自己的证据去了驻扎在高院的中纪委工作组,说我要将我六年来所有的勾当都告诉你们,我要把这个城市里的罪恶都想你们坦白!
纪委的人大骇,连夜提审我。
他们不像上次那样虐待,反倒对我客客气气,而这次我也没有再赋予抵抗,将我所知道的所有事全部招了,一个人也没落下,全上海几乎所有的法官都跟我有牵连,都被我坑了进去。
这事影响太大,中纪委掌握了确凿的证据,却不敢有大动作,最后只得放出风声,让收过钱的人主动将钱送上来。
他们抓大鱼放小鱼,老郝,老马,还有曾经骚扰孙娟的罗杰,华日的高进丁俊,这些人全部进了看守所陪我。
苏黎在我被关押的期间申请几次要来探视我,但是我都拒绝了。
一审开庭前,我们在法庭上见过一面。她消瘦的让我心疼,远远地叫我:“陈旭,陈旭!”我低着头假装没看见,她却扑了过来,摸着我的脸说:“陈旭,你怎么老了,这么多白发。”
我心头一酸,忍不住拿着带着手铐的手去摸她,可是该死的法警却拉开了我们。
第二天法院宣布结果,审.判长读完判.决书之后,我终于熬不住了,一下子瘫了下来,一股鲜血涌上喉咙,喷在了手铐上。
苏黎发了疯一样的冲过来,推开守着我的法警,跪在我身边,抓着我的手,说陈旭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?你千万不能有事,千万不能有事,不就是十年么,我等你,我等你十年!
很多人围了过来,武警喝令她放手,但是我们紧紧抱在一起,就是不放。后来警察强行想要带她走,但是苏黎却回头大喊:我是记者,也是个孕妇,你们谁敢懂我试试,一尸两命你们谁付得起责?!!!!
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,我也惊呆了,忍着胃痛问她:“你?”苏黎泪流满面的点头:“恩,恩,是你的孩子,陈旭,你要当爸了,你一定要活着,要活着……”
在无数双凶狠的手臂之下,我珍藏了一生的眼泪再次滚滚滑落。如此绝望,却又如此幸福,如此温暖,却又如此痛彻心肺……
--全剧终
PS:结束了这一切。步瑶因为不能生育所以选择离开,而郭敏却因为知道得不到陈旭真正的爱才失望离开。也许只有记者苏黎,才是他最终的结局。对不起各位,不想再写下去了,太累,再见,各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