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

见到紫衣宫女的反应,太子微蹙额头:“谁告诉你我是太子的?”
紫衣宫女听了太子的话一怔,仰着头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太子,有些疑惑: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“别叫我太子。”太子说着走下来,把她扶起说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宝瓶……”紫衣宫女怯生生地答着,然后往后退了一步,躲开太子的搀扶。
“你怕我?”太子觉得颇为有趣地试探道。宝瓶只是紧闭嘴唇摇了摇头。太子见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,直接看着她手里的小鸟说:“你总是这么捧着她也不是办法,我们找一个地方让她入土为安吧。”
宝瓶似乎对太子平易近人的性格觉得有点惊讶,先是一怔然后点了点头。太子见她同意了,嘴角马上笑了,拉着她的手就往一处花坛跑去。
“你喜欢什么花?”路上太子问道。
“茉莉花。”宝瓶说道。
“那我们就把她葬在茉莉花下怎么样?”太子问道。
“嗯。”宝瓶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激动,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***
皇后正看着尚宫局送来的宫女名册,紫菡在旁边研着墨,这时一个宫女走进来说:“娘娘,今天御花园出事了。”
“什么事?”皇后毫无反应地问道。
“一个小宫女落水,太子跳水下去救人,并且把人带到了瑞麟宫里。”
“哦?”皇后听了好像有了几分兴趣,但是仍然眼睛不离名册,“太子身体可无恙?”
“无恙。”
“那个宫女是谁?”
“是含泰殿的杂役小宫女,名唤宝瓶。”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何故来报?”皇后手取出一支毛笔,毫尖在砚台里微微一蘸说。
“是,是因为那个宫女好像得罪了合阳公主,合阳公主回去之后在贤妃面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贤妃现在已经前往麟德殿了。”报信宫女说道。
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“是。”
等到报信宫女离开,皇后娘娘依旧看着名册,不为所动地模样。紫菡在旁边看着,好像有些不解,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,紫菡终于忍不住想开口了,话还未说出,却听到皇后说:“让太子去给皇上请安。”
***
太子宫里,两个小孩子把麻雀埋在了茉莉花下,宝瓶正双手合十祈祷的时候,太监小福子走了过来,小声地对太子说:“太子,您该去给皇上请安了。”
“还没到时辰,为何要去请安?”
“殿下,今天的事……”小福子说着往宝瓶看了一眼,“合阳公主回去跟贤妃说了,贤妃娘娘此刻正在麟德殿哪。”
“那个臭婆娘又去告状了?”太子自言自语似的咕哝道,看了宝瓶一眼,见她正睁着大眼睛,皱着小眉头担心地看着自己,他朝她一笑然后转头对小福子说:“走吧,去给父皇请安。”
太子来到了麟德殿,守门的太监见是他,立刻给他使眼色,让他赶快进去。到了书房门口,太子恭敬地朝里面福身唤到:“儿臣蓄明前来给父皇请安。”
书房里的女子说话声戛然停止了,接着是皇上威严的声音响起:“明儿,进来。”
“谢父皇。”太子得到允许之后走进了书房,见到里面的贤妃和皇上,恭敬地先给皇上行礼道:“儿臣参见父皇,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,儿臣拜见贤妃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
“明儿,还未到请安时辰,你这时来请安作何啊?”皇上阴沉着脸看着太子问道。
“儿臣前来认错。”
“认错?说说你错在何处?”皇上听了太子的话,阴沉之色没有丝毫转变。
“儿臣今日犯下了四个大错。一错在不该插手合阳妹妹教训奴才,二错在不该不顾皇室尊严,跳下水去救一个杂役宫女,三错在不该随意将宫女领入瑞麟宫而不向母后请报,四错在应该犯错之后立即来请罪,不该等到杂役宫女身体无恙后才来见父皇。此四错大辱皇室尊严,儿臣请父皇降罪。”太子跪着陈述完,接着又福身磕了个头。
皇室阴沉的脸在听完太子的陈述之后,绷着的脸如乌云散开,捋着胡须哈哈大笑起来。贤妃在旁边看着咬着下嘴唇,心中气恼又不敢发言。
“贤妃。”
“臣妾在。”
“你看明儿已经主动认错了,你的气也该消了吧?”皇上转头看着身边的贤妃,语气平和的问道。
“皇上……可是太子还侮辱臣妾……”贤妃委屈地说。
“哦?可还有这事?”皇上像是同时对两个人发问道。
“请父皇明察,儿臣断没有侮辱过娘娘。”太子直起身来看着皇上说,
“儿臣不过是说合阳妹妹教训奴才的模样,和贤妃娘娘一模一样。”
“你……”贤妃如此听了,还想说什么,却被皇上的眼神给挡了回来。
“也罢了,不是什么大事就由他去吧。”皇上说着看着贤妃,贤妃也知道皇上的意思,福身行礼之后退出了书房。
书房只剩下了太子和皇上。皇上看着太子说:“今天的事可不像平日机智聪明的太子会做的事啊。”
“父皇,儿臣只是看到有人落水,但是合阳作壁上观的模样实在可恶,所以便跳下去救人。”
“那个宫女你准备如何处置?”
“留在瑞麟宫。”
“为何?”
“因为宝瓶心底善良,为救一只麻雀连合阳的公主身份也不惧怕。儿臣喜欢她这种个性。”太子实话实说到。
“嗯,既然如此,你就留着她吧。”皇上说,“以后还是小心为上,不可再有今日这般的波澜生出。”
“儿臣明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