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新书了《这个修仙群有毒》召唤大家归来!

001、神州修仙群
炎夏六月,夏阳市,妇女儿童医院门口。
郝瀚从医院打完吊针出来,满脑子昏昏沉沉的,还残留着中暑后遗症。
没办法,他就是个穷大学生,市医院去不起,只能来儿童医院打吊针。
尽管中暑了,郝瀚还是要去做兼职,不然下学期的学费又得问家里要了。
打开车锁,推着除了铃铛不响,哪儿都响的老三枪自行车,他就要离开。
突然,一道低沉老练的声音在耳边传来。
“好汉,请留步!”
谁叫我?熟人吗?
郝瀚恍惚的一回头,只见自行车旁边躺着一位阿伯,穿着打扮邋遢,手里拿着一块像是垃圾桶里翻出来的脏馒头,模样说的好听点叫犀利哥,说的难听些就是个乞丐。
“大叔,能不能专业点,碰瓷也别找我这样的穷小子啊。”郝瀚鄙视的说。
“胡说八道,老夫看你骨骼精奇,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,维护地球和平就靠你了,我这有本秘籍《抓奶龙抓手》,见与你有缘,就十块卖给你了!”老乞丐一边啃着馒头一边说。
靠!不仅是个碰瓷的,还是个卖小黄书的!
郝瀚暗骂一句,头也不回的又要走。
老乞丐急了,赶忙追上拦住:“别急啊好汉,不要秘籍也行,爱疯8了解一下?”
一看老乞丐从脏衣服里掏出的新款爱疯,郝瀚一脸惊愕。
现在乞丐收入这么高了吗,随手就是个爱疯8?
郝瀚当然不信,鄙夷的问:“大叔,手机你偷来的吧?”
老乞神色一慌,很不自然的说:“管我哪来的,要不要,三千块给你。”
看老乞丐脸色不对,郝瀚更确定了几分,想着这是个捡漏的好机会,拿到黑市倒手一卖,能赚不少呢。
“三千?你去抢银行算了,不要不要!”
“二千八,不能再少了,砸锅卖铁抄底价。”
“万水千山总是情,一千给我行不行。”
“春风欲度玉门关,最低也得两千三。”
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一千五百好不好。”
老乞丐无语。
“人间自有真情在,兜里只有两千块。”
“成交。”
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郝瀚生怕老乞丐反悔,快速验证了手机是正品,就骑着自行车跑了。
妈的!发了,这次发了!
一路风驰电掣,郝瀚骑车跑了老远,发现老乞丐没追来,才停下车去路边花坛上休息。
再次拿出手机,打量着上面贴着钻石膜,还有一些卡哇伊的大头贴,郝瀚确定这手机就是老乞丐偷来的,原主人应该是个女生,而且可能长的很漂亮。
嘿嘿,会不会有美女的私密照呢?
郝瀚YY一笑,便不知廉耻的解锁了手机。
叮叮叮……QQ群铃声响起。
他不经意间点开QQ,立马弹出了群消息。
「神州修仙群」
东华真人:各位道友,今天好热啊,有木有组团去西山雪岭度假的(坏笑表情)。
帅过陈冠希:东老,您就是想借机去看西山老母吧,我懂的(污图)。
浪子剑仙:东老您不厚道啊,啥时间跟西山老母勾搭上的(偷笑表情)。
西山老母:你们两个兔崽子,胡说什么呢,我跟他是清白的(愤怒表情)。
帅过陈冠希:我闭嘴(捂嘴表情)。
浪子剑仙:+1(潜水表情)。
东华真人:西山妹子(色色表情)。
西山老母:西你妹,给我滚去闭关,一把年纪了别老不正经。
东华真人:闭什么关,我修炼到瓶颈了,还等着东阳真君的化境丹突破呢。
帅过陈冠希:老大还没出关吗?(疑问表情)
浪子剑仙:一年没见老大,甚是想念,好想给老大舔鞋啊(无耻污图)。
西山老母:还早,化境丹炼制十分复杂,估计真君还得好几年才出关(微笑)。
慈云仙子:西山阿姨,老大在线吗?(萌萌妹子图)
东邪医仙:冒个泡,有老大,我必在(得意)。
第一狂人:论拍马屁,我是老大的狗腿子(二哈图)。
……
草泥马!
一群神经病吧!
郝瀚盯着手机屏幕,满脸不可思议,这年代还修仙,说的跟真的一样。
不过闲着没事,看群里的人挺好玩,郝瀚就发了个消息出去。
当然他怕别人知道自己不是机主本人,就只发了个(笑脸表情)。
顿时,整个神州修仙群炸了!
「系统提示:群主*东阳真君上线!」
第一狂人:卧槽,老大上线了(膜拜表情)。
浪子剑仙:活捉老大一只(膜拜表情)。
东邪医仙:老大,我想死你了(膜拜表情)。
帅过陈冠希:老大老大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(膜拜表情)。
慈云仙子:老大,我要给你生小猴子(害羞表情)。
西山老母:东阳真君,二娘给您请安了(尊敬表情)。
东华真人:真君,您老怎么出关了,化境丹成功了吗?(正经表情)。
……
他们说的老大,该不会是这个QQ号主吧?
郝瀚一脸懵逼,打开QQ号信息一看,发现QQ昵称真叫东阳真君,但并不是女的。
机主是个男人?那贴什么水晶膜,还有大头贴?
该不会机主是个变态吧?
郝瀚越想越觉得恶心,尤其看这群里都是神经病,更是确定了心中所想。
就在这时,QQ收到了一条私聊消息。
西山老母:真君,您怎么不在群里说话,三年前说的那件事,您还记得吗?
郝瀚一看,心想我记得个毛线,我又不是这神经病机主。
但不回消息,他又怕别人怀疑自己是偷手机的,只能随意发了个(微笑表情)。
可指尖一滑,郝瀚满脸汗颜,居然发了个手机定位过去。
西山老母:真君,二娘知道了,马上给您安排。
安排你妹啊,老子发错了!
郝瀚哭笑不得,还想解释什么,可西山老母的头像却变成了灰色,QQ已经下线。
完了完了,这神经病女人不会来找我吧?
郝瀚镇定的吸了口气,又觉得西山老母也不认识他,茫茫人海哪里那么好找,还怕个锤子,这才关上手机,不再理会群里消息,骑上自行车回了兼职的炸鸡店上班。
新书《这个修仙群有毒》,书号“32098”,站内搜索书名或书号就能找到了,欢迎老书迷回归阅读!
开新书了《这个修仙群有毒》召唤大家归来!

下载APP 免费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