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

再回首,往事茫茫,
曾经相伴花庭楼,
绘情章,
看落花飞散水月旁,
人世几多沧桑,
只身徘徊迷途上,回头……望。
情,难化成风,
怨,摧人心痛,
路,却似相同,
英雄一梦,终。
看,一路征程,
听,钟鼓之声,
人,最是难懂,
谁主峥嵘!
柔情万种,却成空,
篮渊国,禹安城,
却难生死与共,
恨世庸,天作弄,
红尘几见情得终?
前人事,论英雄,
后人去传诵!
寂静的山峰,徐徐而起的凉风,被风挂起的树枝吱吱作响……
林晨夕看着桌上的这首词,问道,“这是谁写的?”
“我爹!”欧阳冽轻笑道。
“你爹?”
“还记得十年前,那个死在皇宫里的人么?”
“赵叔叔?”
“其实你应该能够猜到的,我爹和你娘,本来是一对恋人,彼此深深爱着对方的恋人!”
“我知道,那个时侯,我才八岁,有个叔叔经常来宫里看额娘,额娘每次都让奶娘把我抱走,可是,最后那个叔叔死在了皇宫里,额娘很伤心,要随着他一起去,却又舍不得我一个人留在世上,结果,我被一个黑衣人抢走了,中途遇见了当当叔,当当叔把我交给落师父,直到18岁那年,才让我回皇宫接我额娘。”
“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吗?那个别院里住着一对老夫妇,有一对年轻男女会经常到那里,给那里的孤儿们送一些衣服和吃的。”
“他们……”
“他们就是我爹和你的娘亲。”
“原来一开始,你就在给我暗示,只是,我一直都没放在心上,也没去想那些事,只当是一个故事。”
“本来我爹是篮渊国二皇子,你娘是将军府大小姐,照理这桩婚事是顺理成章,完全没有问题的,可是因为当今皇上的插入,我爹和当今皇上,也就是当初的大皇子,反目成仇,为了缓和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,你娘被远嫁到仙悯国成了皇妃,可是,她出嫁之前,已经有了我爹的孩子。”
“那孩子就是白月朗,对不对?”
“是…...”
“即然这样,那杀你爹的凶手就是我父王,那你……”
“你放心,为了你,我可以放过他一命的。”
“那当今的皇上呢?”
“我娘就是惨死在他手上的,为了你,我已经让步很多了,只要当今篮渊国皇帝昭告天下,洗清我爹谋朝篡位的罪名,并退让皇位,我自是可以放过他,可是,他的野心很大,竟有收服周边国家之意,我自然放不过他!”
“那你是什么打算?要行刺吗?”
“皇帝已经驾崩了,等丧事办完,赵凌枫就要登上皇位了!”
“啊,皇帝驾崩了,是你指使的?”
欧阳冽点了点头。
“是谁行刺的?”
“你应该能猜到。”
林晨夕“啪”地一声打在欧阳冽脸上,“你简直是混蛋,她是我的亲姐姐,也是你的亲妹妹,你怎么可以这样,那该有多么危险,那她现在怎么样了,你快告诉我!”
“被打入了冷宫,因为她已经怀上了五王爷的孩子,也就是未来的皇子,所以,赵凌枫是不会杀她的,但是,也不会放她走!”
“打入冷宫,怀上王爷的孩子?这些都是你一手安排的……,你……,仇恨就那么重要吗?”
“当你家破人亡,只剩你一人的时候,你就明白了!”
……
山崖前,林晨夕放肆的狂笑,这真是冤孽,原来,欧阳冽真的有那个本事,如今,他报了父仇,也做到了他对自己的承诺,他没有去为难赵凌枫,却让她和凌枫永不得相见,如今凌枫做了皇帝,她即便是回去,能做好一国之母吗?!
可是,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如妃居然就是欧阳冽的——姑姑!蜜儿是她安插在晨夕身边的内线!
如果让她继续呆在欧阳冽的身边,她一定做不到,所以,晨夕以生命相威胁,她要一个人离开,今世今生,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,永不得相见!
完,匆忙结局,见谅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