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卷终

第八十章
从认识田真的第一天起,我就听何泽说他老子是弋城出了名的恶人,上至高官权贵,下至地痞流氓,就没有不怕他的人,当街数十刀硬生生的砍出了自己的响当当的名声。
现在,我也还是走到了这一步,彻底的惹怒了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,他确实也不负盛名,先是短刀捅安胖子,后是长刀刺我,这一系列的事情他都没有皱眉半分,完全不在意人命为何物!
我背部异常的痛,腿在刚才摔倒的那一刹那也扭伤了,面对田疯子刺来的一刀,我很难躲开,但我眼神扫了一眼旁边的安胖子,若是我被刺死,他也绝对逃不掉死的命运,所以我为了他,一定不能死!
这一刻,我心一狠,伸出一只手,挡在自己的前方,与此同时,刀尖正好刺进了我的胳膊里面,我能感觉到刀子在我骨头上摩擦的感觉,但我没有想那么多了,手可以断,但我现在绝对不能死!
田疯子见我这般血性,脸色变的暴怒了起来,手里的长刀不仅没有丝毫的延迟,而是脸红脖子粗的加大的力度,想要连同我的胳膊,将我彻底的杀死在这里!
而我另一只手腾出,顾不得那么多了,一把就抓住了刀刃,不让刀子再刺进半分,不然等待我的,绝对就是刀刃透体而过的死亡!
我能感觉到左臂骨头都要离开的疼痛感,我也能感觉到右手手掌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向外流淌,滴在我的脖子上,滴在我的衣服上,触目惊心,但我没有办法,要么残,要么死。
这个时候,旁边的那些人都呆住了,站在一遍丝毫不敢冲上来,他们会打架,但不会杀人,这么搏命的事情他们很少见。甚至就连田真,也一脸余悸的站在一遍,脸色有些苍白和纠结。
僵持还在继续,我知道自己必须要有动作,若是这么僵持下去,自己必死无疑!
所以,我忍着痛,腾出了一只脚,朝着田疯子就踹了出去,而且真正的起了效果。田疯子被我直接踹开,手里的刀子暂时的离开了我的胳膊,我能感觉到刹那间血流喷涌的感觉,不由得一阵虚弱,头晕目眩袭来,感觉整个人都蔫了。
踉跄后退的田疯子并没有因此而蹙眉,反而是兴奋的大吼了一声,眼神之中的疯狂之色更盛,手里的长刀挥舞两圈,再次朝着我冲了过来!
我这一次有了心里准备,在他出刀的时候,身体用力的翻滚,在地上连滚三圈,勉强的和刀子擦肩而过,躲过了死神的一次追击。
田疯子神色一怒,举刀再一次冲了过来。
而我再想翻转身体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靠到了地下车库的柱子上,无法继续往后滚了。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在我的另一面,一个人走了过来,穿着风衣加牛仔裤,算不上帅气,但决斗够潇洒,我看不清这个人的脸,他带着一个面具,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刀。
就在我还在疑惑这个人是谁的时候,我身后的田疯子朝着我一声怒吼,“狗日的小杂种,老子看你还往哪里跑!”
我大吃一惊,回头一看发现田疯子手里的刀子已经举起来了,而我避无可避,等待我的只有下一秒的死亡!
“我看谁敢动他!”
就在我闭眼已经放弃的时候,一声沧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,有些熟悉,但又不熟悉,这感觉让我有些怪异,但我知道的是,因为这一声威胁,田疯子的刀子迟迟没有落下。
我睁开眼睛,看到的竟然是田疯子愣在原地,手里依旧握住了刀,同时在他的脖子上,也横着一把长刀,而这柄刀的主人,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看到的那个面具男。
“老……老师?”
我有些疑问的问了一声,但心里却已经肯定了这个面具男的身份。
我没有透视眼,看不清面具下的面孔是谁,但我认识这把刀,独特的造型,刀刃上独特的花纹,正是供奉在傅东良床头的那柄白刃。
只见面具男淡淡的开口说道,“你无视我的话?”
田疯子此时面色苍白,他纵*横弋城这么多年,从来只有自己把刀子架在别人脖子上的份,从来没有自己别人这么把刀架在脖子上的份,他脸色很难看,立刻收刀朝后退了两步,冷眼盯着面具男说道,“你是谁?”
“你不用管,这两个孩子我带走了。”面具男的气场尤其的足,丝毫不畏惧田疯子的人多势众。
说罢,他将手里的刀子放在了背后,双手将我抱起,放在了摩托车上,然后又去把安胖子抱起来,也放在了摩托车上,准备骑车离开。
田疯子不乐意了,立刻上前吼道,“你特么的少和我装神弄鬼,这两个杂种今天必死!”
说着田疯子举着刀子就冲了上来,但才冲到面前,面具男手里的刀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了手里,一刀寒芒而过,田疯子的眼神涣散了开来。
随后在一群人尖叫声中,田疯子的脑袋和身体分离,鲜血四溢,染红了这片地下停车场。
那群打手和田真瑟瑟发抖,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阻止面具男带着我们离开,发动机的轰鸣,我们驶出了地下室,再一次见到了温暖的阳光……
面具男把我和安胖子送去了医院,就自行离开了,期间我问了他很多话,他都是一句话没回答,但我知道,他肯定就是傅东良老师!
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,总算是恢复了一点生息,很不巧的是,我又遇到了那个主治医生,他这一次对我嘿嘿一笑,“我看你再跑啊,你的胳膊手上很严重,你必须要住院了。”
这一次我没有冷眼相对,听着他的话,直点头同意,重获新生的一切都这么美好。
田疯子的死并没有上新闻,毕竟他自己本身就是法制的一个bug,不过他的死却引起了混混界不小的轰动,弋城一霸就这么死了,太突然,也太蹊跷。
一个月的时间里,田真也好像是失踪了一样,没有再找上门来,就连他爸为什么死,他也没有传开,田疯子的死成了一个迷。
至于安胖子的伤势,其实都是我想多了而已,他当时晕了也只是一天没吃饭了,太饿了,加上流了一些血有些虚弱而已,至于那一把刀子,也只是捅破了他的肥肚皮,没有伤害到任何的器官或者肠胃,他恢复的比我也快了很多。
在我入院的当晚,黎月和孙雨叶就一起来医院看我,得到两个姑娘这么的关心,我心里暖洋洋的,自己还能看到他们两个,以后还能去操场踢球,还能和雨叶一起去奶茶店,这些就已经让我很感恩了。
何泽也是一脸的痛苦,看到我受伤心情很不好,甚至就连柯悦都没有陪,过来侍奉床前,仁至义尽的好兄弟。
所以,一个月之后我出院了,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颜许武的麻烦,他和田真有勾结,差点害死了安胖子,这仇不能算了!
但让我惊讶的是,颜许武知道我要对付他之后,第二天就转学了,丝毫没有和我逞凶斗狠的意思。
至此,在弋城四中里,我算是彻底的站住了脚跟,没有任何人再来找我麻烦,而我也没有继续去发展什么势力,在我看来,平凡也是一种幸福。
事后我也去了傅东良的家里,他对于我说的背刀面具男,他摇摇头说完全不知情,我点点头说我可能看错了。
既然他不想暴露,那我又何必去拆穿,每个人都有秘密,他一声的伤痕注定了他前半生的坎坷和磨难,或许他此时和我一样,想过的就是这么平凡且幸福的日子,我又何必死抓不放。
坐在网吧里,把这一系列的事情写成一篇长长的邮件,我发送给了余安安,我想要告诉他,我的生命还有很长,我会一直等她。
生活其实就是一本喜忧参半的书,有一路坎坷,也有否极泰来,正如章白临走之前和我说的那个故事一样,关键的并非发生的事情,而是你如何看待这些事情,以及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。
不管路好不好走,都在脚下,始终都是需要自己去披荆斩棘。
我想,我能做的,就是把自己的事情编成故事,说给你们听,陪你们一路同行。
……
本卷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