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解脱

我说我昨天被我们科长撞了一下,把孩子弄掉了。
我妈听说发生了这种情况后,当即愤怒的咆哮起来,非要去找我们科长理论。
“妈,你不用去了,他已经被抓起来了!”我在电话里面安慰我妈。
我妈听到我这样说依旧不解恨,将我们科长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。
又安慰了一会儿我妈,我挂断了电话。
刘思雨笑着说:“亲妈毕竟是亲妈!”
我点了点头,不过依旧有些酸意地说:“如果我妈对我和我弟弟能一碗水端平就好了!”
我妈对我虽然好,但是一遇到了我弟弟,我妈的心就偏向了我弟弟。
和刘思雨聊了一会儿,老王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我心中好奇,老王刚刚把我们送回来,他给我打电话干什么。
我刚接起来电话,电话那边传来了老王他妈的声音:“晓雪,听说你被人撞到了孩子是吗?”
老王他妈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在颤抖,似乎受了极大的刺激。
不过想一想也对,老人们为了孩子,哪个不是这样。
我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这肯定是老王将事情告诉了他妈,他妈放心不下,同时想问一问是怎么回事,这才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我装出十分难过的样子说:“阿姨,对不起!”
“唉!算了,也许是我和那孩子没有缘分吧!”老王他妈叹了口气说。
紧接着,老王他妈安慰我:“晓雪啊!我和你说!一定要好好的养身子啊!我还等着抱大孙子呢!”
听到老王他妈这样说,我心中十分高兴。
这说明老王他妈不但认可了我,而且还准备让我和老王结婚。
“阿姨!我知道了!你放心吧!”我激动的说。
“唉!你这孩子,怎么还叫我阿姨!我已经准备好了,等你好了就和王祥结婚!”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老王他妈居然准备让我们这么快就结婚。
我转过头向刘思雨望去。
刘思雨立即竖起了大拇指。
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阿姨!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
“那还有假吗?唉!你怎么还叫我阿姨啊!”
“哦!婆婆!不,妈!”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。
“这就对了!好了,不说了,你赶快睡觉吧!”老王他妈和我道了一声别,挂断了电话。
我放下手机,突然转过身抱住了刘思雨。
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刘思雨也抱住了我,拍着我后背说:“好了,好了,赶快睡觉吧!”
刚才我特别瞌睡,但是现在却一点也不瞌睡了,我觉得我现在心情非常好。
这也许和我现在的心情有关。
“思雨,我睡不着啊!”我松开刘思雨,激动地说。
“睡不着也要睡啊!不要忘了,咱们明天还要上班呢!”
我无奈地点了点头,好吧!
可是我躺下后,脑子里面不停幻想着我和老王结婚的场面,根本就睡不着。
不过刘思雨好像也睡不着,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不听地翻来覆去。
我拍了拍刘思雨的肩膀:“思雨,你为什么也睡不着啊?”
刘思雨睁开眼睛撅起嘴,有些郁闷地说:“你是苦尽甘来,可是我呢?唉!”
原来刘思雨是因为这个原因睡不着。
我拍了拍刘思雨的肩膀说:“你放心吧!像你这么好的姑娘肯定能找到一个好婆家!”
我话音刚落,我的手机响了。
我差异无比地拿起来看了一眼,居然是我妈打来的。
肯定是出事了,否则我妈不可能刚刚给我打完电话,又给我打来了,而且现在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。
我接起电话,假装还处在迷糊中,用慵懒的声音问:“妈,什么事情啊?”
我妈哭哭啼啼地说:“晓雪,晓东出事了!他……他……他出车祸了!”
我差异无比: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“晓雪,晓东出车祸了,而且已经死了!”我妈在电话里面说。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我妈居然说我弟弟死了,这怎么可能。
“不会吧!这怎么可能?”我自言自语地说。
“晓雪,这是真的!我为什么要骗你!”我妈痛哭流涕地说。
接下来,我妈将我弟弟出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我。
原来我弟弟和叶悠扬想寻找刺激,三更半夜想去公园找刺激。但是他们走到半路的时候,遇到了飙车党。
其中一辆车刹不住车,以二百多公里的时速撞上了我弟弟和叶悠扬。
我弟弟和叶悠扬当场死亡。
撞我弟弟的司机也当场死亡。
听完我妈的话,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就像在听天书一样。
“晓雪,你现在还能动吗?如果还能动就来见你弟弟最后一面吧!他马上就要被送去冷冻库了!”我妈在电话里面撕心裂肺的说。
我愣住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就在这时,房门外想起了敲门声。
这声音十分急促,听起来就知道好像有急事。
刘思雨将食指竖在嘴唇前,给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
我压低声音,在电话里面说:“妈,有人敲门,你先不要说话!”
“那是你爸!他去接你了!”我妈期期艾艾地说。
我没有想到是我爸。
刘思雨松了口气说:“晓雪,你待在床上,我去看看!”
不一会儿,刘思雨回来了,在他身后还跟着我爸。
我爸神情憔悴,目光呆滞,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。
“爸!我弟弟的事……”我没有全部说下去,但是我的话再清楚不过。
我爸默然地点了点头,然后对我说:“你如果能走,我就带你走吧!”
说罢,我爸转过身向房门外走去。
我转过头向刘思雨看去。
刘思雨叹了口气说:“你自己看吧!”
说实话,我之前虽然非常非常恨我弟弟,因为是他毁了我的幸福,但是我此刻不知道为什么,却一点也恨不起来了。
难道就因为他是我弟弟吗?
我咬了咬牙,绝对去看看我弟弟。
不管怎么说,他是我亲弟弟。
当然,对于叶悠扬的死,我却一点都不同情。
我觉得叶悠扬的死,是上天对他的惩罚。
来到出事现场,我没赶下车,那场面太血腥了,我看看我弟弟的一条胳膊被撞飞了,落在他尸体十多米外。
至于叶悠扬,也特别的惨,脸上一片模糊,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子。
我在心中叹了口气,叶悠扬死了,他以后不会肯定不会缠着我了。我弟弟也死了,他以后肯定不会跟我在父母面前争了。
我得到解脱了,只是这个解脱的代价也太大了。
其实,我对我弟弟还是有点感情的,他虽然对我做了很肮脏的事情。
(全书完)